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基础制定公务机喷涂方案自然而然会带来一些有趣的挑战。

氟碳喷涂

有少数机主希图在乘机旅途中彻底隐藏身份或希望飞机看上去纯白到不可思议以致机主身份完全无迹可寻,这些机主甚至希望自己的公务机外饰白到熠熠生辉。而对于大多数机主来说,他们自然而然地将公务机视作自家品牌或自身价值的延展体现——以上述想法为基础制定公务机喷涂方案自然而然会带来一些有趣的挑战。

    盖伊·埃美柯(GuyAmico)是全球喷气机喷涂公司(GlobalJetPaintings)的首席执行官,他的公司开展了一项移动喷涂业务。盖伊和他的喷涂师团队经常在全球各地飞来飞去。这家公司三分之一的工作是为VIP喷气机服务,其他的服务对象则包括民航和军用飞机。在位于佐治亚州的布伦瑞克(Brunswick),全球喷气机喷涂公司完成了大量工作,盖伊的团队在这个地方为约翰·屈伏塔(John Travolta)的波音707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波音757飞机完成了喷涂工作。  

全球喷气机喷涂公司产品:流动的空中艺术

全球喷气机喷涂公司产品:流动的空中艺术

    喷气机喷涂

    唐纳德·特朗普的飞机设计已经保持了很长的时间了,他希望在他的757飞机上采用相同的喷涂,包括使用金箔的“Trump”字样。不过盖伊的团队向他建议——采用金色云母粉喷涂效果会更好,这样看起来会更加闪亮,也易于保持。唐纳德·特朗普接受了盖伊的建议。而屈伏塔一直倾向于采用澳洲航空公司(Qantas)飞机的旧式外表。这是20世纪60年代的一种裸金属机身,盖伊的公司为其推荐了一种更好的选择——更符合空气动力学——为机身喷涂银色金属油漆。

    盖伊说:“我们还为加拿大时尚设计师彼得·内贾德(PeterNygard)的飞机做了喷涂,他希望外饰能与其飞机内部设计保持统一。彼得的飞机内饰采用了白色皮革和大量的蓝色调以及玻璃设计,为此我们为他的飞机在外部喷涂了三条蓝色暗影,机身的logo则采用了铬黄色渲染。我们每天和他保持通话,以便了解他的要求。总之,与VIP飞机机主合作是一件令人兴奋的工作。”

喷气机喷涂

喷气机喷涂

    研发趋势

    当然,无论选择什么样的设计,对于喷涂企业来说,飞机外饰都是一项重大挑战。设想一下,在迪拜的某处停机坪,中午时分烈日当空,一架公务机顶着45ºC的高温会是怎样的一种情景。而在飞机起飞后的二十分钟内,机身喷涂马上又会面临着22度的升温,那可是几乎高达67ºC的“热冲击”。在玻璃烤箱上试一下就可以看到,餐盘可能瞬间分崩离析。冷热交替的环境,飞机表面承受的考验可想而知。为了能够保证机主下次乘机时机身保持一尘不染且光鲜靓丽,FBO的地面工作人员必须使用一些真正功能强大的清洁剂。

    当飞机行进在较低海拔高度的时候,各种昆虫和灰尘都会对飞机带来细微却周而复始的影响。如果算上起降和起飞加速的次数,两次喷涂期间,飞机在地表还要以160mph的速度运行数字可观的英里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都会对飞机造成大量的高强度影响。

    另外,任何一个拎过喷漆罐的人都心知肚明,喷漆是一种很重的液体,也就是说在飞机表面喷的漆越多,飞机就越重。飞机重量越大,就会对飞机的巡航里程和燃油造成影响,这两者对机主和运营商来说都是烦心事。这当然也给喷漆生产企业和飞机喷涂工厂带来了挑战。所幸正如在“2012年世界十大涂料品牌排名”中排名第二的PPG工业公司(美国)旗下的PPC宇航公司(PPG Aerospace)宇航涂料部门全球平台总监马克·坎西拉(Mark Cancilla)所说的那样,整个喷涂行业已然奋起迎接这份挑战,他还指出航空涂料业拥有超强的创新能力并且总是在持续研发出新的技术。

    “新技术始终聚焦在改进涂料系统应用效果、更环保,改进飞机的整体性能。这些新的技术涵盖底漆层/清漆以用于改进涂料系统的应用效能,同时为飞机提供卓越的外部特征以延长其服役时间。”马克如是说

    对所有主要供应商来说,可能主要的环境推力是开发去铬的底漆和表面处理系统。PPG推出了自己的无铬Aerocron电镀涂层产品。这种产品已经被自动化和工业涂层行业所广泛接受,而且该产品拥有不添加铬的强大防锈能力。在重量方面,马克指出,与传统喷淋系统相比,电镀系统能够做出更加统一和轻薄的喷涂效果。马克说:“航空业对于‘重量’尤为敏感。一架飞机哪怕只是轻出10磅的重量,也会产生极大的不同。整个涂层,包括底漆和面漆的重量通常可以重达成百上千磅。因此控制了漆膜厚度或膜涂层密度新的技术对于所有涂料供应商来说意义非凡。”

    美国的宣威—威廉公司(Sherwin-Williams)全球宇航涂料产品经理茱丽亚·沃新恩(JuliaVoisin)同样赞同过去五年航空涂料的两大趋势已经转向无铬粉底漆和开发底漆/清漆系统。宣威—威廉公司在“2012年世界十大涂料品牌排名”中位列第三。

    色彩/环保

    当下通过在机身上喷涂多层拥有明亮色彩涂层来满足客户要求效果的做法已经遭到淘汰,取而代之的做法是喷涂薄薄的涂层然后再喷上清漆。这种做法大大缩短了飞机喷涂时间,同时一旦机身在使用过程中受损造成刮痕等,修复起来会极为简单容易。除此之外,这样做也容易抛光。”茱丽亚如是说。即使机主要求喷涂后机身有金属感也没有问题,清漆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喷涂后使机身看上去光彩照人。

    茱丽亚表示:“喷涂真正的重量都在色素里。白色是较重的色素之一,当然白色也是最受公务机机主和运营商欢迎的颜色。”宣威—威廉公司的SKYcapes底涂层/清漆产品能够对付Skydrol液压油——航空航天领域一种常见的产品——液压油极为顽固,不过即便它能够在机身上残留很多天,但也不会蚀穿SKYscapes的表层

    现代化的底漆采用更高的已然经过改良的色素含量。以前需要喷涂三层白色涂层,现在只需要一层。以前如果想在白色涂层上加一条红色条纹,需要等上十个小时以便有足够时间等到第一层涂层晾干,现在只需要两个小时即可。也就是说现在不依靠贴纸,即可短时间内在底涂层上完成复杂的设计。

    在“2012年世界十大涂料品牌排名”中名列榜首的荷兰阿克苏诺贝尔公司(AkzoNobel)曾与诸多设计师合作紧密,在开发色彩与特殊效果方面经验丰富。最近,阿克苏诺贝尔公司全球市场专员文森特·范德兰(VincentvanderLaan)的团队就和HappyDesign和Ruag合作为庞巴迪公司的一架环球5000公务机完成了复杂而光彩夺目的喷涂设计。这次设计包括好几种颜色:白色、灰赭、米黄和土黄……

    文森特·范德兰(Vincent van der Laan)还指出,绿色环保是每个行业都面临的问题,这意味着喷涂工厂、运营商和机主统统希望他们所使用的产品能够尽可能少的含有溶剂。为此阿克苏诺贝尔公司开发了以MetaflexSP1050为品牌的无铬水基预处理环保喷涂产品。水基预处理产品减少了75%的挥发性有机物的释放,同时简化了飞机的重新喷涂的程序。另外,喷涂企业总是希望在不牺牲质量的前提下通过加快干燥速度提高自身生产效率。文森特表示:“阿克苏诺贝尔公司通过大量降低当前喷涂处理时间,为客户尽可能快的完成机身喷涂提供了理想的解决方案。”

    说到喷涂环保的话题,马歇尔航空服务公司(Marshall Aviation Services)也值得一提。这家公司在北威尔士布劳顿(Broughton)有一所喷涂工厂,该公司运营总经理约翰·米切尔(JohnMitchell)介绍说,他们拥有两套不同的应用系统。一套是使用压缩空气的罐装系统,采用喷漆枪喷涂;另外一套系统则是电镀,同样采用喷漆枪喷漆。约翰解释说:“电镀系统的好处是对大气的影响很小,属于高端技术。”这家工厂的一面墙上装有吸入系统,它可以防止喷漆的残渣和灰尘进入到大气中,同时防止过量喷漆落在机身平坦的表面上。机翼上落上些许喷漆都会显得尤为扎眼,工作人员不得不对其进行抛光。

    据约翰介绍,通常一架公务喷气机全新喷涂工作的周转时间大约为25天,工时在1000至1250小时之间,这其中大多数时间花在了去除旧漆方面。一架中型喷气机重新喷涂的总成本平均大约在60000至70000英镑之间。

    不可否认,喷涂材料的研发与喷涂技术的提升是公务机华丽“外衣”的重要保障,业界只有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另外,为飞机喷涂也是一次艺术创作,任何一位优秀的飞机喷涂师无不技艺高超。

发布日期:2014/6/29 本文被浏览了:277次
下一篇:是铝单板产品自身的特点可以对表面进行处理,并且喷涂

北京麦斯赛林喷涂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平谷区南独乐河镇望马台村

邮编: 101212

Telephone: +86 13701332137

Email: mascei@163.com